凌晨骑车上班被线缆挂倒,摔伤一天无人问 深夜,她无奈发了一条求助情报

  

郎茂山西路的电线杆被拽倒。记者 程凌润 摄

  

     

图1到图4为事情始末流程图。手机截图

“我被悬挂的线缆卡住,摔倒在地磕伤膝盖,想请媒体帮我找责任方,之所以这个点给您发消息,是因为我疼得没法睡,谢谢。”4日22:38,因膝盖肿痛无法入眠的张女士,在齐鲁晚报的官方客户端齐鲁壹点上传了这样一条情报。这距离她受伤,已过了整整一个白天。

“一天了也没有一个部门来联系我承担责任。”她实在不知道谁该对这事负责。她想,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或许能帮忙,或许能帮助她找到能对这个事故负责的人。

齐鲁晚报记者 刘雅菲

4日4:50

天天走的路

落下一张“蜘蛛网”

张女士是一位普通的济南市民,而对于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而言,她却有一个不普通的身份——齐鲁壹点的壹粉。4日天还没亮,张女士像往常一样从家出发,沿二环南路到郎茂山路,再一路向北……这条通往工作单位的路线,张女士再熟悉不过了,途中哪里有路口,哪里会颠簸,她都装在心里。

从二环南路往北的第一个红绿灯,就是双龙庄了。张女士到达这一路口的时间大约是在4:50,让她没想到的是,平时畅通无阻的辅道上,突然多出了一张由垂落在地的线缆织成的“蜘蛛网”。这时,悲剧发生了。

因为躲闪不及,张女士一头扎到了这张网中。有一根线,冲着她的脖子就来了,她躲闪过后,这根线又抽到了她胸前。刹那间,第二根线又缠住了她的左车把。在这两根线的作用下,张女士被一把撂倒,左腿膝盖和双手着地,膝盖上顿时传来一阵钻心的疼,手套也被磨破了。

“一根两根线咱能躲就躲了,可这些线像一张网一样,谁能躲得开呀。”慢慢坐起来的张女士这时才看清,垂落下来的线网,有的架在一旁的路灯杆上,有的铺在地上。不仅辅道上有,机动车道上也有。

随后,张女士被120送往医院进行检查,所幸膝盖并没有骨折,当时除了擦伤,也看不到更多的伤口。“可回家之后越来越疼,腿上很快就淤青了,疼得我晚上都睡不着,根本不敢下地走路。”

4日22:38

疼得睡不着

心中无助又愤怒

“我已经拨打122报警了,也拨打了12345,可是我等了一天,也没有一个单位出面对这事负责。”这让张女士心中充满了无助和愤怒。又想到因为自己受伤,无法照顾一个多月后要高考的孩子,她的心中又满是懊恼。于是,无助的张女士便往齐鲁壹点发送了一条情报,希望得到记者的帮助。

4日晚,看到张女士这条情报后,记者便给她发了一条短信,告诉她5日一早便会帮助她解决问题,也是希望她能够安心。5日上午,记者按照约定来到张女士家,面谈后便开始帮助张女士寻找责任方。

张女士被绊倒地方的路面上已经不见线缆的痕迹,但是东侧的墙边却散布着大量杂乱无章的线缆,两名来自运营商的工作人员正在对线缆进行理顺、捆扎。

原本,张女士猜想这些线缆是因为施工没有完成,留了个半拉子工程,可记者到现场才知道,这些线缆都是网线,是3日夜里、4日凌晨让大车挂断的。线缆被挂断后,双龙庄附近的网络都断了。在路西,一截线杆倒在地上,这也预示着大车在拽线缆走过时的力量有多大。

“监控中第一辆车,大概是3日夜里11点多挂到的线缆。”济南市市中区城管局市容管理科相关工作人员提供了一段监控视频,视频中一辆厢式货车走到线缆下,车厢前方左上角挂到了捆扎起来的线缆上,线缆顿时弹了起来,落下的时候,一两根线缆已经垂下,线缆也比原来的高度降了不少。后来有三四辆车都挂到了线缆,断的也越来越多,最终导致线缆都垂在了地上。

5日16:03

责任方登门看望

壹粉发来感谢信

绊倒张女士的是线缆,因此要想找到责任方,必须得找到线缆的主人。好在,找到主人并不是难事,因为几乎每一根线缆上都带有产权单位的标记。记者在现场共找到了四家运营商的线缆。

杆线整治由城管局牵头,因此,记者又来到了济南市城管局。“既然张女士是被这一捆线缆绊倒的,那么四家运营商都有责任。”济南市城管局市容管理处相关负责人说,他们会召集市中区城管局和四家网络运营商协商处理该事,并保证会一次性解决。

5日下午,记者向市中区城管局提供了张女士的联系方式。不久之后,济南市市中区城管局市容管理科工作人员说,他们已经协调四家网络运营商、七里山街道办、玉函小区居委会到张女士家慰问。“张女士的医药费、误工费、电动车修理等费用,我们都会协调相关部门进行兜底。”

随后,记者也收到了张女士发来的微信:“刘老师,各部门都来了,太谢谢了……”此时,据她发出那条求助的情报已过了十几个小时。

延伸阅读

四家通信运营商将向肇事大货追偿

张女士的问题虽得以解决,但是在找责任方的过程中,对于这捆线缆,记者又产生了很多疑问。

作为济南市区主干道,横跨郎茂山路的这捆线缆其实早就进行过整治。“这一捆线缆是在2017年3月左右整治的。”济南市市中区城管局市容管理科工作人员说,当时是进行的捆扎。“捆扎是治标不治本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入地建设管沟。”

既然如此,为何不入地呢?该工作人员表示,由于这一处线缆距离二环南路很近,所以最初计划是通过二环南路从二环西路到英雄山立交这一段的杆线整治,一并将这里的线缆引入地下。“其实这项工程早就应该做的,但是牵扯到道路的刨掘,需要打报告,并且经过济南市交通委的审批。”

“我们也早在2018年初就开始打报告,协调会也开了多次,就是没有批下来这个手续。”上述工作人员称,正是这一审批迟迟未通过,才导致线缆迟迟未入地。

“4日凌晨,有一个车主打电话报警,说自己的车挂到了线缆。”济南市市中交警大队负责处理这一事故的民警张先生表示,他们已经介入了调查。“等到张女士伤没大碍的时候,我们可以让她和车主见面协商。”同时,济南市市中区城管局市容管理科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四家运营商也都已经到交警大队事故科进行报案,向几辆大货车进行追偿。